邦信/吕云/玄亮/狄白/猴白/杜李/火赤/新快/白黑/秀业/索释/昴莱/尤沙(不分先后)
少数的cp可拆不可逆党ww
不吃BG
不吃BG
不吃BG
(仅有少数cp接受)

给太太疯狂打call!!!

汀汀汀汀之: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呃……咳。敌军正在睡觉。”

【王者】自话自说(西游篇)

紫霞和猴子,杨戬和哪吒,悟空传的梗衍生

OOC是什么

可以吃么

01.

三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

民间流传孙大圣叛逆不羁叱咤风云,若不是那玉帝老儿触了猴儿的霉头,又怎会有这般一闹。

许多年之后,孙大圣再回天庭蟠桃园,栖在深庭葱葱树下,二郎腿翘得销魂。

紫霞仙子闻讯而来,曾经也是一面之缘,心善的仙子想瞧眼故人可还安好。

“大圣。”

闻声低头一看,原来是貌美玲珑的紫霞仙子,那双漂亮的黑眸还是那样带着点忧愁,带着点情为何物的凄切,让人看了怜爱不已。

“何人?”行者搭耸着眼皮,双臂架在脑后,慵懒自傲的语气。

他自然是记得那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万千花瓣下悠然捧笛的女子,或者说是仙子,绵长的裙裾蜿蜒了一地,红唇似焰,一张一合宛若海棠花开花谢。不过实在是懒得多嘴客套,便装作不认识罢了。

“紫霞。”仙子也不恼,芊芊素手自顾自将发带解开,三千青丝如同瀑布渲泄而下,依旧是昂着头轻笑。

天宫的仙子大多都是以小号自居,再像是无可奈何模样地扶着墙娇弱自叹,天生如此苦命,怎生下来就是个仙子。但紫霞从不。若是将天宫的仙子们都比做花儿争妍斗艳,她便是那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单单花香暗涌。

“真苦!真苦!俺老孙最讨厌你这笑脸!”孙悟空皱皱鼻子,一双火眼金睛怄气地移开,大声道,“你究竟有何事!”

紫霞轻轻抿唇;“看故人可曾安好。”

“......得了,得了。”孙悟空鸡皮疙瘩都要起一身。片刻,无奈道:

“我是去了趟冥界,生死簿上没瞧见你那意中人的名字。”

“嗯。我早已知晓。”

“知晓?”

“他早已魂飞魄散,既不是人,也不是鬼,又如何进得了生死簿?”紫霞轻轻笑着,一如以往。

“谁干的......?!”

“他自己情愿的。”

行者拄着金箍棒,一双明眸倏地一转,挠着猴脸满是不耐烦。

“那老孙可管不着了。”

紫霞黯淡一笑。

“是啊......谁都管不了,他从不愿听天由命......”

望着紫霞痛苦的眼睛,孙悟空没由来的烦躁。


“对了,二郎神和哪吒在下界过得好么?”


“不知!不知!”

别跟孙悟空提那俩家伙。

哪吒生性顽皮,有次惹了事端被杨戬狠狠责骂后,表面上装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事后便设法将哮天犬逮住,准备烤了吃以此来报复。

“嗯?这狗有点眼熟。”

孙悟空碰巧路过李府瞧见了哪吒生火这一幕,见被五花大绑的哮天犬是欲哭无泪可怜兮兮地盯着他,动了恻隐之心,也算是顾念旧情,毕竟也是认识了上千年的老朋友了。他先是变作喜鹊飞越过高墙,然后把哮天犬塞在自己怀里就往外跑。

哪吒听见了声响,拔腿就追。

纵使是风火轮也追不上大圣的脚速。

准确说是翻跟头的速度。

事后哮天犬说它都快转吐了那都是后话了。

画面转回当时,见两人距离是越来越远,哪吒有些慌了。这事那弼马温要是告诉了杨戬,他这个月怕是别想出家门一步了。

说杨戬,杨戬到。高大的异装男子突然出现在了拐弯处。

靠什么运气!

哪吒灵机一动大喊道:“戬叔!!那泼猴偷了你的哮天犬要做狗肉汤!!快揍他啊!!”

结果杨戬还真的提着枪就冲上来了。


就是这样。

猴子是想来就气啊!

这对丧气的狗男男!!!


盯着大圣陷入回忆的脸,紫霞仙子笑的温婉。


——你果然是适合做出这种鲜活表情的人啊。


她低声呢喃道。


——TBC


下一次就西汉篇吧~

【昴莱】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的话我可以归隐深山,风之子如此说道

1.菜月昴X莱茵哈鲁特,拒绝ky

2.OOC

3.玻璃心(不喜左上,写了整整半年)

以上↓


chapter 1:

“好久不见了,昴。”

身材修长的骑士敲门进房

“咳咳......莱茵,好久不见。”菜月昴裹在厚厚的鹅绒被里,费力地支起身,额头上的冰袋顺着苍白的脸颊滑下来。

“看起来不太妙呢。”

chapter 2:

“生病的滋味自然是非常令人讨厌的啊,即使是莱茵生病了也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吧?”

虽然说出来自己都不相信,但还是嘴上逞强着。

“实在抱歉呢,昴,我拥有「风之子的加护」,并不会生病呢。”闻言,莱茵哈鲁特无奈地蹙起细眉笑了笑,用优美而极富磁性的声线如此说道。

“真是毫不给面子的说法啊。”趴在门外偷听的蕾姆道。

“提问,菜月昴有过面子这种东西吗。”和蕾姆以同一姿势偷听的拉姆紧随其后道。

房间内,脸色苍白的昴吸了吸鼻子,盯着青年充满歉意的俊脸,暗想着早该料到这家伙非人类。

“总之很痛苦啦,只能吃清淡的粥,不能走出房间以防传染给其他人,两眼昏花觉得要死掉了一样......”昴侧脸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对青年道,像是一个博学的老师在教导求知的孩童。

莱茵哈鲁特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果真是非常令人难过的事呢,昴。”

“特别是三餐都是粥,吃的嘴巴都好像失去味觉了。”

昴直勾勾盯着天花板,想念起了油滋滋的孜然烤肉和入口即融的樱花寿司的味道。家乡的味道。妈妈桑的味道啊。

接着,陷入记忆的昴听到了莱茵哈鲁特含笑的好听声音。

“接下来还有时间,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来给昴做粥吧。”

chapter 3:

昴实在想象不出来世界第一的剑圣大人穿上围裙面含微笑仔细烹饪的模样。

先不说做饭手艺如何,那等女仆姐姐的气质莱茵真的能驾驭的了吗?

要不是双腿酸软的不得了,他一定要亲眼见证这等神奇的场景。

不过粥的话,也不会难吃或好吃到哪里去吧。

提出要熬制粥,大概为的是体现自己的一片心意,毕竟莱茵哈鲁特就是这种爽朗到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人。

昴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想。并且暗自打定了主意,无论好吃与否,他一定会献上最真诚的赞美。

chapter 4:

看起来很普通,不过香气却令人食指大动啊。

昴盯着莱茵哈鲁特端上的碗碟,不只有粥,还有写简单营养的配菜。

“色泽很漂亮啊!”光是看着心情就很美妙了。

昴苍白的脸上洋溢着期待。

莱茵不置可否地轻轻抿唇。事实上他在做粥前就已经仔细咨询了蕾姆和艾米莉亚昴现在的忌口,也同时打听到了昴喜欢的口味与菜系。

昴迫不及待地将粥送进嘴里,牵动咀嚼肌开始品味起来,旋即眼神猛地亮了。

每颗麦粒都煮的软软糯糯,夹杂着白砂糖与藕蜜的甘甜,甘美中仿佛又带着一丝儿时路边常嚼的草根或是樱花瓣的淡淡苦涩,浓郁的奶香中包含着自然的植物香,每一层滋味都被处理的恰到好处,口感自是上佳。说是仿佛看见了天堂实在太夸张了,不过昴觉得自己已经飘在了云端望星星。

——真的是太好吃了吧!

昴来不及说一句话就继续开始拣起配菜品尝。

“都......超级美味啊!”

将每一道菜都尝完,停下筷子,昴砸着嘴咽下口水低声惊叹道。

完全不需要什么礼貌的夸赞,是真的少有的美味!

能用这样简单的食材配出如此色香味俱全的营养餐,绝对只能是顶级大厨啊,就连蕾姆的厨艺都逊色一筹!

昴抬起头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优雅站立的红发青年,觉得自己需要再次好好深入了解下面前的被誉为帝国守护者的最强骑士莱茵哈鲁特了。

事实上这家伙应该是个职业厨娘,副业才是骑士,所以气质才这样突兀。昴在心里打定想法。

莱茵哈鲁特自然是不知道昴此刻的脑洞大开,只是柔声轻笑道。

“能得到昴的赞美真是我的荣幸。”

细细的月牙里藏着海洋般迷人的蓝瞳,莱茵哈鲁特的嘴角勾出了一抹淡漠却惊艳的弧度。好看到几乎是犯规。

炸了。

瞬间被这一千八百万伏的笑容电到的昴赶忙窘迫地低下头,不再敢抬头看青年丝毫,感受到昴突然散发出抗拒的气场,莱茵哈鲁特不解地保持着完美笑容。

“吃太快会不舒服呢。”

在昴无意识地三两下将粥扒拉进嘴里时,面含关切的骑士服青年歪着头在一旁善意提醒道。

你这家伙......乖乖地别说话了啊。

昴微红着脸颊深吸一口气后,强迫自己静下了心,以极慢的速度一勺一勺地将粥送进嘴里。

该死的。有些食不知味了。

莱茵哈鲁特盯着友人难看的脸色不经暗想,生病果然会让人很痛苦呢,什么时候昴才能好起来呢?

而昴则是在下意识想,异世界还真是危险又美好啊......

chapter 5:

天放晴了。明媚的光线透过窗户毫无保留地射进来,铺散在床边,像一朵朵绽开的雏菊。

甘甜的暖流缓缓滑入干涩的喉咙,胃开始变暖,这样的舒适蔓延到四肢百骸。

抬起头看了眼那位保持着完美坐姿的剑圣先生,微笑着沐浴在一片阳光下,疲惫的精神也突然变得生机勃勃了。

——这难道也是一种超自然的神奇加护吗?

chapter 6:

“呼......”昴放下勺子,吐出了一口多天积压的浊气。

“我吃完了。”

以风卷残云之势扫荡完美味的昴双手合十地如此说道,莱茵依旧坐在一旁静静微笑,如同一幅绝美的壁画。

“又有活力了呢,昴。”

“没办法,谁让我是菜月昴,你莱茵哈鲁特大人的挚友呢!”昴伸了个懒腰,虽然说话还是带着浓重的鼻音,但面色确实红润了不少,“话说没想到莱茵你还会做粥啊,而且还这么美味。”

“实际上是拥有相关烹饪方面的加护呢......”莱茵哈鲁特笑道。

“还有这种加护?!”

“是呢。既有可以在云上或者水上行走的实用型加护,也有不会把糖当盐这样的奇怪加护呢。”

昴一直认为加护都是避免不可抗力事件的一种神的庇护,非常高大上,没想到还可以衍生到日常中来。

话说......可以在云上或水上行走是哪门子的实用型加护啊!!

昴在心里疯狂吐槽。

“你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加护吗?”

“大概还是有这样的自觉的,说明起来大概就和背某些通俗的口诀差不多。”

简直是BUG般的存在啊......

人比人,气死人。

昴嘟嚷着如此想到,莱茵哈鲁特看着露出这样幼稚而单纯表情的昴不自觉勾起了唇角。

——多亏有这些奇怪的加护,才能看见这样的你吧。

chapter 7:

“多躺一会儿吧,昴。”

待昴再次躺下,莱茵哈鲁特拿起了床头水果盘里的水果刀,挑拣了个最红润的苹果静静削起来。

“补充维生素。”过了会儿,他将白嫩的苹果递给昴,并轻声解释道。

“这种事情还要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啊。”昴挠了挠头,“不过我现在......”

昴的脸不正常地红起来。

“想上厕所。”

莱茵哈鲁特愣了愣后一笑,然后说着“这样啊。”,将苹果放回了果盘,起身伸出手似是想要扶昴下床。

“我自己就可以了!”昴佛开骑士的手窘迫说道,并已经将双腿移下了床。

这种公主的待遇还是饶了我吧......!!

但说得好听,刚起身,长期缺乏运动的双腿早已失去所有力气,酸软而虚弱,完全不受控制,昴踉跄了一下,失去重心地往前扑去。

脸朝地的摔到,是又疼痛又伤尊严的。

当然,房中有个人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莱茵哈鲁特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差点摔倒的昴,并轻轻将因腿脚无力而半跪的他搀起。

昴双手握着莱茵柔软温暖的双手,嗅着骑士大人身上如碎花瓣般淡而特别的清香,以及对上那双好看的含笑眸子,胡乱地想到。

果然生病实在是太讨厌了。


——END


终于又填完了一个坑

看起来像莱昴什么的。一定是错觉。

【猴白】桃花

经过我孜孜不倦的毒教宣传(bu)终于拉了最好的基友蹲这冷cp坑

前排圈作者 @南风/ 授权转载,真的这篇文很好吃,好吃到哭


01.

当年,李白还是个潇洒自由的剑仙。一人一间行走江湖,看世间百态。

后来,他遇见了猴子。那只猴子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李白认识他时,他还是一只自由的猴子,只想一辈子安安静静地守护花果山和他的族人。

猴子想守花果山,李白便陪他守花果山,这一陪,便是许多许多年。

再后来,猴子大闹天宫,被如来压在了五行山下。

李白到现在还记得那天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时狼狈不堪的样子。他说:“你替我守好花果山,等我弄塌了这破山,我就会去找你。”

李白没有说话。他看着猴子脏兮兮的笑脸,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说道:“好。”


02.

从那天开始,李白便开始守着猴子的花果山,等着猴子回来。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五百年。

终于有一天,猴子回来了。可是很快他又要离开。如来放他出来,只想让他护送一个叫唐三藏的人去西天取经。

正值春天,花果山上所有的桃花都开得格外灿烂。李白站在桃树下,默默地不说话。

他知道,自己是留不住猴子的。

猴子也同他一样,看着漫山遍野粉红的桃花一言不发。花果山一如当年,桃花也不失半分颜色。

似乎是过了很长时间,李白终于开口。

“这次什么时候回来。”

猴子沉默了一会儿,抬头冲李白笑了笑,转过身指了指连成一片的粉红的桃花道:“等桃花开过三遍,我就回来。”

三遍,花果山的桃花三年才开一次,其余时间都在结桃子。三遍,也就是九年。

李白点了点头。

“好,我等你。”


03.

变故来的太快,猴子走的第二年,玉帝就派天兵天将攻打花果山。李白拼尽全力,还是没能守住那只猴子的山。

李白看着沐浴在火光中的花果山,莫名想起了很久以前满山灿烂的桃花和很久以前那只自由的猴子。

花果山从那以后就变成了一座荒山。猴子们死的死,逃的逃,最后只剩下了李白一人。

李白一直等,等了九年,九十年,九百年。

可猴子始终没有回来。

那只猴子早就走完了取经路,成了斗战胜佛。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天晚上,李白喝了很多酒。他坐在山顶上,望着这座寂静的荒山,仿佛眼前还是那一望无际的桃花林。

拎着酒壶,李白自嘲地笑了笑。

李白还是当初那个李白,猴子却不再是当初那只猴子。


04.

——

猴子不会再回来了。

毕竟,花果山再也没有桃花了。

——


——

尾声.这里是花果山。

没有清泉,没有美酒。

没有瀑布,也没有桃花。

只有一个放弃了一切尊严的剑仙,等着一只永远也不会回来的猴子。

——END


【官方】长城守卫军X李白

李白和长城守卫军的台词笑哭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特别是和苏烈的,官方写的是基情满满的一夜啊哈哈哈哈哈我老公怎么这么幼稚骚气这糟糕透顶的台词我举报诗仙李白他盗诗啊哈哈哈哈


【李白与铠守夜】气氛紧张的一夜——

[城墙上篝火旁,李白和铠对峙,城墙部分被打破]

李白:身手不错嘛异族人,你成功让我的剑记住了你。

铠(蔑视的冷笑):哼~

李白:长城守卫军怎么会允许这种操控魔铠之力的“怪物”进入的。

铠(冷静):无知。

李白(大惊):喂!小心身后......!!

铠(突然谨慎):吓!哪里!?......

铠(发现背后什么都没有,闭眼克制愤怒):......

李白:哈哈哈哈哈,老兄你真无趣(这个白白真的是太幼稚了hhh情怀,懂不懂?)

【墙外突然窜出数只嘶吼的魔种,铠瞬间拔剑将其杀死】

李白:魔法剑士?!

铠(冷漠):......

李白:来吧,你的顽抗让我诗兴大发。(这糟糕的台词哈哈哈)

【继续对峙】

(TBC)


【李白与苏烈守夜】基情满满的一夜——

【李白懒散地半躺在地上喝酒。苏烈一个人站在墙头眺望远方。脚旁放着一盆花。】

李白: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来一杯吗,老兄?

苏烈:贬酒阙色,所以无污(因为色败精,精耗则害神;酒败神,神伤则害精。就是要远离酒色的意思。酒我懂。色(滑稽脸)你们懂),军人,应该时刻保持清醒。

李白:哈哈!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站那么远干嘛,来靠近点暖暖身子(假酒害人啊!PS:这是杜甫的诗)

苏烈(无奈表情):......

李白(泪涌):唉?这个盆栽不错我来帮你浇一浇......(PS:不懂泪涌???)

苏烈:不,不要!

【......】


苏烈和李白的好感是完美呢......

看官方最后解释的基情满满,李白大概是xing暗示???然而苏烈内心强大坚决不弯,并且内心OS: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李白哥哥你这样是会被日的





诸君,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社会我铠哥,人狠屁话多

我知道了,铠就是个话唠,听了好久mmb。

社会我铠哥,人狠屁话多。

谢谢

【我有深刻记忆的台词】(打得好累)

露娜:足够强大的可以挑战你,哥哥,并带你回家。(情感丰富)

铠:不,回不去了!(义正言辞)

内心OS:劳资还要吃守约做的饭!

露娜:mmb

这里我笑疯了哈哈哈哈哈


长城篇:

长城,让你忘记自己孤身一人。

好像,邂逅了重要的人。

露娜:你超越了魔道。铠:我想......那是因为我终于学会了控制住自己。——感觉这是对长城上重要的人们的变相告白。

还有,里要控制住记几啊!!


玄策篇:

铠:相信我,叛逆期的少年,需要多吃蔬菜。

内心OS:肉是我的!!守约也是我的!!

玄策:喵喵喵???


守约篇:

铠:比子弹更能击穿人心的,唯有你的厨艺。

(深情凝视守约手上的糖醋排骨)

守约:......thanks???


露娜篇:

微笑吧,会很可爱。——感觉这是对妹妹露娜说的。

露娜:半点值得回忆的也没有吗?铠:我记得你。

有个小小的影子,留在我心里,挥散不去。

你的哥哥,会深爱着如此充满勇气的你。

一夜又一夜地被惊醒,寒星下的别离。


个人篇:

想起来了,被诅咒的名字——凯因(cain),一般译作该隐。

我有多无情,你是不会想了解的。

(你个话唠说自己无情exm???)


讲真,我还没写上一半他说的话。

王者峡谷第一话唠。

【四月谎言】记录看四谎流泪的次数

与看动漫的集数同步更新~目前看到第十集,哭了五次(我绝对否认自己多愁善感),这样的piano,这样的成长,正如我们。

有人问我,12集之前都没有泪点吧,毕竟大家都冲着小薰哭的。

我笑着回答,抱歉,我并非在你所说的“大家”中,往往使我倍受感动的并非是生命的消逝,而是有关于梦想、友谊、善意谎言这些更加温暖的东西


  • 第一次哭是在小薰第一次演出的时候,
    真的,太美了,她的小提琴一如她一如时光,阳光一样,樱花一样,泡沫一样。
    这样的琴声,宫园薰的琴声。

  • 第二次哭是在知道有马听不见琴声时,
    他是那样、那样地爱着钢琴,
    却被自己的善良这样惩罚着。
    真的非常痛苦,绝望,我也有过低谷期,所有的一切被自己否定,世界的美好,斑斓的梦想,我看不见。
    我的世界是灰白的。
    我真的没有马那样的坚强。那时,我患上抑郁。自杀,堕落,吃药,哭泣,让最爱的人流泪。这构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因为有马的坚强让我被触动。
    这样的公生,是世界上最好的公生。

  • 第三次哭是在公生给孩子们弹钢琴的时候,孩子们那一刻笑的像一群纤尘不染的天使。
    公生弹出的果然是是这样让人愉悦的让人笑出声的piano

  • 第四次哭,是绘见弹曲子的时候。
    “看着我吧”
    “回来吧”
    “回响吧,我的钢琴”
    和宫园薰完全不一样的动人。
    这样的钢琴师,这样的情感,这样的手指。这样井川绘见。令人感动。

  • 第五次,是第十集,全身心投入piano送给母亲的曲子,被母亲这样辱骂殴打,看到了有马那一刻绝望的眼神时。汹涌澎湃的情感涌出了。

  • 第六次,有马在比赛上的三次演奏中淋漓精致地描绘出【毫厘不差的孤傲音乐家】【恶作剧胡乱弹奏的小孩】【用钢琴传递情感的演奏者】这三个形象,在向日葵绽放,在樱花般飘落,在有马沉入璀璨的星光中,不知什么情感被触动了。还是要说,这样的有马,是最好的有马!


1 / 9

© 十白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