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墙头多/嗑互攻

※Q:446228856(学业长弧

※天雷年下

※佛系混圈

※感谢你的喜欢

说实话这么多年了我也没真真正正弄清楚黄濑凉太是个什么样的男孩。

他真的很复杂耶。

喜欢破万了!
吃粮真开心!

突然发现自己现在真的很佛……

【王者狄白】夫夫相性一百问(后五十问)

前五十问戳这

狄白,有微微白狄部分,真的只有一丢丢没打tag

OOC!!!

求您看好OOC!!

后五十问慎入!!!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白: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殇(笑):心里清楚和听李白大人狄大人亲口说出来是不一样滴~

武(放下瓜子拿出小本本和笔):咳......只是流程,照答吧。

狄(迟疑):上面的......

白(咬唇):一般是下面的......

殇(热烈鼓掌):请大人们继续配合!

狄/白: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白(叹气):他平日里公务多所以劳累的很,下面的总要吃亏些,所以我就只能牺牲自己了。

殇(热泪盈眶):您的好友国民好老公李白已上线!

狄:......如他所言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狄:行

白:还好

【有白狄部分】54 初次H的地点?
白:王者峡谷里面啊,把他摁草丛里上了(微妙笑)当然是两情相悦的时候,第一次我做的主,反正峡谷里的伤带不出召唤~不过当时他一个黄色令牌差点给我震软了,幸亏我发育好......

殇:?!!!

殇:超震惊!!!对哦狄大人在峡谷里身为没位移的射手实在太弱势了!

白(笑):他还是很强的,不过对手是我罢了~

狄:.......

【有白狄部分】55 当时的感觉?

狄(皱眉):心想下一次把他怼到出不了泉水。

白(笑):很好啊,毕竟终于把意中人泡到手了。

【有白狄部分】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白:很.......让我不冷静(想起了什么脸红偏头)

狄(微笑):.......李白明天别想下床,今晚让你好好冷静。

殇(幸灾乐祸):哇哦李白大人心疼你一秒钟~

武(笑):特准明天阁老不用来早朝。

白:唉......唉?!陛下?!

【有白狄部分】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白:不是早晨。

殇:别在意这些细节。快说~~

白:大概是“小射手开心么~?”类似于这样的

狄:“滚。”

殇:那时候的李白大人还真是幼稚呢~

白:三年前,才18(撇嘴)要不然现在还是我在上面

殇(微笑):哦哦~这样啊~~

武(看了眼狄仁杰,微笑):特许阁老三天不用来上早朝。

狄(望着身旁人缓缓勾起唇角):谢陛下。

白:?!!

58 每星期H的次数?

白(指尖抚唇):有时间就会......怎么说我也正值精力旺盛的时候啊

殇(微妙笑):年轻人干柴烈火~我懂~~辛苦狄大人了~

狄(平静):不辛苦。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女帝特许了三天假,我目前很有时间。

白(抖):我...我......(瘫)长安的迷妹们要永远失去她们的男神了......

武:爱卿不用谢。

殇:噗哈哈当一只李白大人失去了希望....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白(抱紧身边人的手臂):不要,一次也不要!!

狄(挑眉):真心话?

白(疯狂点头):所以这三天腻在一起吟吟诗看看花就行了。

狄(笑):哦,我们不是干柴烈火?

白(严肃):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殇(鼓掌):给文艺的李白大人啪啪啪!!

狄(笑):放开了,还想抱多久。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白:......普通的H。突然发现这题是不是越来越......

狄:......同。

殇:哎呀多心啦~是很正常的题啦ヽ(ヽ `д′)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白:耳根吧

狄:都还好,硬要说是脖子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白:硬要说的话是脖子,其实他全身......(被身旁人眼神死死盯住)不,没有弱点!

狄(满意):他很怕痒,都很敏感。

白(被噎):你不是我认识的闷骚怀英了...

殇:嘿嘿嘿狄大人在这方面果然比李白大人强势多了~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狄:比平常乖多了

白:这不是我认识的正直老狄

殇(喷鼻血):我懂了......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白:......

狄:......

殇:唉,居然???以为会异口同声赞同或者拒绝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狄:一般是我府上。

白:嗯,或者牢里。

殇:果然李白大人犯错是常态呢~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白:无所谓啊,哪都行。

狄(皱眉):违法言论。

狄:不过依他。

殇(弱弱的):我看扁鹊神医的药馆不错......

武(咳):朕看御花园的花开的也不错......

狄:......

白:......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狄/白:后

白:因为我比较随性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白/狄:没有。这种时候说话意义何在?

殇:丝毫不拖泥带水拖拖拉拉,不愧是李白大人和狄大人...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白:正常男人......

狄:......

殇:果然么只能选择原谅你们了qwqqq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白(笑):我看上的人会看不上我?

殇:行行行李撩撩同志请你坐下...

狄:反对,违法行为。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白(平静):虽然不觉得没多少人敢对他出手......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殇:啊果然即使是李白大人也有不可触碰的底线呢~

狄(看了眼女帝,冷静):正常司法程序,抓到牢里收治。

殇:emmm......果然是理智的狄大人呢

白(仔细端详着身边人的表情,浅笑出声):呵。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狄/白:不会,很正常的事。

殇(小声):咿~成年人的生活真是麻木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白/狄(异口同声):让怀英去开导他~/找李白,李白比较擅长拒绝这种事。

殇:......两位真是,单身狗那么寂寞了还要看你们秀恩爱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白(迟疑):还算擅长?

狄(沉默了一会儿):......擅长

75 那麽对方呢 ?

白(看了眼身旁人):还行吧

狄(沉静):......还行

殇:为什么我感到气氛突然有一丝不太对劲qwqqq?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一波气氛诡异的凝重寂静,片刻】

白(思索):喊名字就行了吧

狄(冷漠脸):别说话,喘就行

白(挑眉):言听计从?不可能~

殇(观察两人神色,拍桌而起):......有故事啊有故事!!!

狄/白(笑):没有,下一个

殇(哭):欺负人......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白:认真的,眼睛里只有我

殇:yoooo占有欲~~

白(细眉一挑,挑衅般看向身旁人):这个问题我也很想问怀英。

狄(平静一瞥):我怕你忍不住,疼到想嘶叫又强忍住的表情。

殇(抖):狄......狄大人......

白(浅笑,看不出喜怒):没事,像他这种大官,心里大抵都有点毛病

狄(冷笑):呵。

殇(内流满面):......为什么两位突然像被吃了火药一样啊!!我刚刚说错什么了吗qwqq

白(深呼吸一口,微笑抱臂):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记忆罢了,不想多谈

狄(面无表情):是我们之间的事

殇(抖,可怜巴巴望向女帝):陛下......

武:.........继续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白(沉默片刻,自顾自叹了口气,伸手勾住身旁人的手指):不行

狄(瞥了一眼,语气放缓):不能

殇(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松了口气):哦哦~~

79您对SM有兴趣吗?

殇:就是奇♂怪的床上爱好~

狄:没兴趣

白(笑嘻嘻):没意思,如果我在上面的话也无所谓

殇(滑稽):李白大人你才刚刚才说——

狄:嗯?

白:.........我不说话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白(平静):找出原因啊

殇:不愧是耿直的李白大大~

狄:不会有实际动作

殇:然后过回以前的禁欲生活......?狄大人太不坦率了啦

白(仰头灌酒):说明他还不够喜欢我呗

殇(突然口干舌燥):其实喜欢是可以培养的啦......狄大人对李白大人真的是真心哒,只是两个人的爱情观不同啦,一个浪漫一个收敛,需要磨合时间嘛......若不是真心,狄大人哪会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做这个调查啊

白(望向身旁人,撇了撇嘴,小声嘟囔):明明是被你们骗过来的

狄(淡淡瞥了眼李白,反握住其垂在椅旁的手):整日里胡思乱想,怪不得智商下跌的那么快

白(撑住脸,咬着唇撇过头):行行行你最聪明

【两人的眼角都流露出笑意】

殇:眼瞎了........我tm一个单身狗为什么要替你们调解啊啊?!!啊啊啊?!!我恨我自己的不坚守啊啊啊!!

武:打住,下一题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白:小人之行

狄:违法行为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白(打哈欠):他生气的时候会被狠狠折腾......

狄(扶额):有时候他体力太好,精力过旺...

白(坦然):也不能让你舒服过头吧

狄(无奈):小孩子脾性

殇:hhh狄大人你其实是禁欲系吧,隔壁要不是照顾到身体每次恨不得搞一晚,你还在这儿得便宜卖乖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白:某院屋顶

狄:办公的地方

殇:其实你们的生活还是很多姿多彩的嘛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狄:有吗

白:有啊,自然有,不过他没任何反应(咬牙切齿)自那之后就知道和这个人没有任何情趣可言(冷笑jpg.)

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白:—。—???

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白大人狄大人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白:有啊,那时候在一起没多久,把我绑床头搞了三天,差点以为自己废了(哀怨)最后终于捅了他一剑跑路了,那次之后一年都没回过长安,准备让他孤独终老。

狄:那次确实过激了,不过他一个字也不愿听我说,实在管不住他,只有这办法让他动不了思不着了

殇:仿佛看到了黑化狄大人和黑化剑仙大人......瑟瑟发抖,两个人最后岂不是都被弄得半死不活qwqqq

狄/白:是啊,养了很久伤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狄:骂得很凶,咬得也很凶,具有杀意的眼神。

白:心里还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

殇:心抽抽......希望两位能少有一点矛盾qwqqq这种事伤身体也伤感情。话说,李白大人最后为什么改变主意回来了啊?

白:当时去西汉玩,被韩信那家伙硬拽回来的......青莲剑有上古仙气,所以他的剑伤许久不见好,正值寒秋,差点一命呜呼了(无奈)我的玉佩正是治剑伤寒气的奇异罕物,被韩信训了一顿后.........

殇:结果最后还是因为舍不得狄大人啊(´・ω・`)

白:可没有,当年到了长安我就摆脱韩信了,后来是女帝亲自求我我才去救他的,说到底,还是陛下画的牢厉害,将李某永远绑在了长安

武:呵。

殇:所以说原来女帝是幕后大boss啊..

狄:当时的感情不过是一念之间罢了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狄/白:这样就好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狄/白:说实话我没想过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白/狄:没有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白:好像是束发之年?

狄:......弱冠之年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狄/白:不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白:被吻到就很难了,那还有挑剔的道理

狄:......脖子吧

殇:李白大人好哀怨的感觉...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狄:一般是唇角

白:眼睛和手指

殇:好奇特的部位...

白(慵懒):他的眼睛和手指都很好看,也有温度

狄:不容易被人看出来罢了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白:顺从他的要求

狄:满足到他自己说停下

殇:长安城不知情的少女们都要心碎了...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白:专注,或者想明早吃什么

狄:没念头

97 一晚H的次数是?

白(挑眉):照顾老年人的身体,一般一两次

狄:照顾好你自己吧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白:都是我脱的,或者不脱,就狄大人事儿多,时间紧着呢

狄:怕麻烦

99 对您而言H是?

狄/白:生活的调剂品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狄:那便请剑仙大人遵纪守法,猥琐发育不要浪(笑)

白:请狄老板多给自己放放假,和我一同去浪(相视一笑)

——THE  END

第一次写傻白甜(沉默)......我尽力了

尽力婚后双洁吧,李白哥哥那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子还真不知道...

想给他们产糖,可惜我不是个甜文生产者,可以看出好几次写不下去了

一转眼就一年了,喜欢上狄白的时候还是云妹儿粉,当时觉得他俩背景故事还真的官配,就萌上了,结果没想到还真是有点冷哈...

一个片段。古风真不会写。狄大人的眼里一定有月亮和上好酒酿,不然太白为什么那么喜欢他。

长安的桃花好看得紧。桃花下的故人更是风华绝代。

他浅笑着,望着来者眼中一似当年的不灭的明月与潮汐,将手中三尺长剑轻轻别于腰间,纯白莲摆开了一地,声若清溪潺潺寒泉击石:“那泼皮的剑客李白终究是三入长安了,不知这长安的治理官狄大人有何感想?”

“若是那在桃霞中吟诗作对的故人李白,自是不醉不归。”来者好看的眉眼平静地舒展着,“可若是那从修罗场里爬出来的浑身浴血的家伙,不必多说,是敌不谓友。定让他出不去这长安城。”

闻言阖眸一笑:“好生偏心咯,都是你家太白,却对一方柔情似水,另一方毒蝎心肠,岂有这样乖张毒僻的道理。”

那人的眼角终究还是被满腔酒香抚弄地软下去,只道是无可如何。

须臾茶毕,早已设下杯盘,那美酒佳肴自不必说。二人归坐,先是款酌慢饮,渐次谈至兴浓,不觉飞觥献起来。当时街坊上家家箫管,户户笙歌,当头一轮明月,飞彩凝辉。二人愈添豪兴,酒到杯干。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狂兴不禁,乃对月寓怀,口占一绝云。

情如风雪无常,却是一动即殇。

他眯着漂亮的桃花眸醉着,笑着,神采飞扬,咬着模糊的字节:“狄怀英,我真喜欢你,多亏你是长安城的治理官,不然我怕不会更喜欢你一点了。”

“嗯。如此甚好。”他轻哼一声,啄着清酒,自顾自低眸弯唇一笑。

那人眼里的明月近在咫尺却仍只能叹是镜中花月不可触碰。

叹息不闻。

PS:加粗字体出自《红楼梦》

【王者狄白】夫夫相性一百问(前五十问)

狄白,其中后五十问有微微白狄部分,真的只有一丢丢没打tag可以安心吃

OOC!!!

OOC!!!

OOC!!!

“参见陛下。”李白和狄仁杰双双抱拳。

“爱卿免礼平身。”望着面容沉静站得笔直的俩人,女帝妆容尊贵的姣美面颊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笑意,“不必拘谨,今日宣你们来只是做个准备推广全国的夫妻调查,你们只需如实作答就好。”

闻言,李白和狄仁杰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片刻,俩人目目对视,同时答道。

“遵旨。”

“来人。”女帝满意地挥挥手,候在珠帘外的宫女们拿着纸笔桌椅鱼贯而入,瞬间布置好了一切,动作丝毫不拖泥带水异常娴熟。

无视女帝一副吃瓜围观的八卦表情,李白和狄仁杰双双入座,正对着两人的宫女殇酱便施施然开口了。

1 请问您的名字?
白(含笑):他叫狄仁杰~字怀英~

狄(瞥了身旁人一眼):他,李太白......

殇:这才第一题,我还没准备好!!!请停止你们的秀恩爱行为!!

2 年龄是?

白(笑):21,他今年奔三了

狄(沉默一会儿):你不是只有三岁么?

白(撇嘴):好过分啦......

殇:是啊狄大人太过分了!李白大人明明有五岁!!

白:(长剑挑起一抹漂亮的剑花,含笑)

殇:我错了!!!

3 性别是?

白:男

狄:......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白(思索):嗯......桀骜不驯的浪子吧

狄:严谨正义的治理官。

殇:都很贴切呢!

5 对方的性格?

白(无奈摆手):是智商高但情商极低的家伙。

狄(一脸嫌弃):故作聪明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白:初入长安的时候;在酒楼吧~

狄:奉命追捕他

殇:还真是相爱相杀呢~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白(笑):这人的眼睛真好看~毕竟那时候他还不是深谙世故的大叔呢~

狄:.........

狄:第一感就是不擅长对付的类型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白:外冷内热,偶尔会做出很贴心的举动,长得帅......

殇(吃惊):李白大人不是被誉为最想嫁的长安男神吗?!

白(笑):但这并不妨碍怀英长得帅啊。

狄(皱眉):不清楚......诗写得不错?

殇(一秒哭出):呜哇啊啊啊狄大人你怎么能这样?!!我看错你了!!

狄:.........?

武(平静):爱卿,正常该回答哪里都喜欢。

白(无奈摊手):这家伙就是这样啦。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狄(皱眉):不服管教,喜欢惹事生非,随性过头了......

白(挑眉):情怀,懂不懂~?

白:怀英的话,太理智,以至于经常会显得很冷漠,让人感觉很不爽啊。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白:不错。

狄:还行。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白:狄大人或者怀英吧,喊“狄大人”总有种别样的情♂趣~

狄:嗯。李白或者太白。

殇(震惊):刚刚狄大人是认同了吧是认同了吧?!!嗷嗷嗷别拦我我要出去跑两圈!!

武:回来。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白(笑):这样就好。

狄:同。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狄:仙鹤。

殇:难得的抢答呢~

白:白马,睿智而任劳任怨(不留痕迹地瞥了眼女帝)

武:朕给怀英放假行了吧......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白(拉住身旁人的胳膊在他脸上飞快“啾”了一下,笑):我自己~?

狄(一脸平静):你已经是我的了,我的都是他的,没东西可送,下一个。

白(愣了一下,失笑):哎呀怀英的情商终于变高了点,在下很欣慰~

殇(捂鼻血):我已经准备好了!请你们继续!!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白(摊手):他的都是我的了还要什么~?

狄(笑):正是如此。

白(耳根微红):.......

殇:李白大人看起来好高兴哦,真好哄~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白:太理智、死板,我一犯错就会被扔到牢里不管不顾好几天......

殇:狄大人?!!!

狄:咳.......(转移目光)做事很少靠脑子,全凭感觉,惹出很多事还要我收拾烂摊子。

殇:狄大人别转移话题!!

17 您的毛病是?

白:硬要说的话全是毛病。

狄: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白:不完美的才是完美的啊(笑)

殇:不愧是搞文学的非常有哲理...

狄:......(叹气)如他所说吧,公务太多会忽略他。

18 对方的毛病是?
白/狄:上题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白:他限制我自由的时候会很烦。
狄:......惹是生非,还有在外面沾花捻草。

白:谁让你总忽视我(抱臂挑眉)追求我的人从从长安排到大秦,你这样总有一天会失去我的。

狄:呵,求之不得。

殇:?!!

白:......你失去我了。

殇:原来是日常调情么...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白/狄:上题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白:该干的都干了,老夫老妻的程度。

殇:谁夫谁妻嘿嘿嘿???

白(笑):当然是——我夫他妻~

狄(平静):哦?是么。我好像觉得府里的酒窖也没什么用,干脆......

白:等等等等夫君我错了!!

殇(痴汉笑):李白大人~~~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白:元宵节的时候?去街上玩了

狄:算是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白:我挺开心的,就是他不解风情(无奈笑)

狄(抿唇一笑):难得逗下他很好玩,他平日里的智商也不知去哪里了。

白(想起了什么):原来你是故意的啊!!

殇:究竟发生了什么啊qwqq!

白:咳......不该问的别问...(别过脸)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狄:挚友往上

白:恋人未满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白:他家府邸。他太忙了,平时都是我一个人出去玩。

狄(无奈一笑):实在是公务繁忙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白:他的诞辰?都比得上国宴了,我负责做好蹭吃蹭喝的准备啊。

狄(无奈):你确定他还记得自己的诞辰?若是有天他想起来了再考虑吧。

殇:不愧是李白大人呐......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白:是我。

狄:不是我吗?

白:迟钝的大叔就别说话了......

殇:说明狄大人曾经是笔直笔直最后强行被掰弯的那种类型啊嘿嘿嘿~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白:大概,很喜欢~?

狄(沉默地盯了身旁人一会儿):一般吧。

武/殇/白(叹气):李白/李白大人/我怎么会和你谈恋爱的...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白:当然。

狄(果断):爱。

殇/白:?!!!!

殇(用手巾胡乱擦鼻血):虽然不算喜欢却果决的爱着啊!!居然运用上题做铺垫狄大人你个心机boy!!

武(手一抖瓜子掉在了地上):朕震惊了。

白(捂脸):这不是我认识的老狄......

狄:.........你们究竟想让我咋滴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狄(平静):对不起。

白(对身旁人浅笑):留下来。

殇:原来文化人是这么谈恋爱的啊......!很有故事的既视感,不过单身限制了我的想象......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白:他这种人不会。

狄:......随便他。简直就是在问“你想留住一片浮云么”这种蠢问题,对象于他,没必要也留不住。

殇:yoooo好意外,狄大人居然这么宠李白大人(微妙笑)不愧是头上顶着绿毛的男人~~~

狄:这两者无关啊!!!

白(望了眼紧皱起眉头欲作发怒的人,弯了弯唇角):笨蛋,这种自由不需要......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白:能。

狄(平静):不能。

白:.........呵,你这家伙(抿了抿唇,没忍住浅笑出声)

殇:出现了,狄大人心机式九曲十八弯撩法!!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阁老...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白(思索):动身去找他。他向来守时,那边肯定出了什么问题(叹了口气)他的工作有时候太危险了,我既然不好阻止他,就只能在背后保护他了(笑)。

狄(瞥了眼身边人):先管好自己吧。

殇:国民好老公。世界缺我一个李白哥哥......李白大人你还收......

狄(凝视):.........

殇(抖):哈哈哈...我瞎说的我最喜欢的其实是隔壁杀猪家的儿子!!哎呀狄大人也快回答啦!

狄:......去找他。肯定醉倒在哪了,放任不管影响市容。

殇:.......假的国民好老公。

狄(凝视):......

殇(抖):我错了狄大人......

34 最喜欢对方身体的那个部位?

白:眼睛。好看的像月光。

狄:手指。

殇:为什么是手指啊?(微妙笑)具体一点难不成是右手手指...在干事的时候......

白(皱眉):怀英怎么可能.........

狄(平静):是啊,他靠这个活到现在的。

白(咬牙切齿):是、这、样、的、人!!!

殇:嘿嘿嘿我懂了~~不过狄大人还是要矜持一点,这还不是后五十问哦~~

武:快去狄府给阁老准备个地铺。

狄(突然明白了什么):我说的是写诗啊写诗!!!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白:认真工作的时候。

狄:执拗反抗的时候。

殇:狄大人你的S属性出来了啊?!!

狄:.........没有那种东西

白(若有所思):怪不得每次在牢里都会把我搞到腿软......我还以为是你的特殊癖好。

狄(别过脸):......咳咳,别胡说

武(微妙笑):没事这是家事不算私刑...

殇(鼻血直流,安详):哦天啊我的女帝啊囚禁捆绑强迫play......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白:都老夫老妻了,当然是......那种事的时候啊。

狄:.........

殇:这是默认了哦!

37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白(凝视):能腻在一起的时候都幸福。

狄(死亡凝视):把公务抛在脑后,游山玩水。

武(别开脸继续嗑瓜子):啊啊今天天气真不错......

殇:陛下......

38 曾经吵架么?

狄/白:很多次。

39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狄/白:理念不合,会打起来。

殇:两人对打啊,好像看到了狄大人被家暴的样子......心疼三秒钟。

狄(凝视):嗯?

殇(抱住头):我错了!!!

白(笑):怀英确实打不过我,怎么说我也是大唐第一人,目前已知的人类最强~不过我也不会下狠手啦~

狄(皱眉):......今晚别想睡觉。

白:......夫君我错了!!!

殇:李白大人地上是你身为人类最强的节操和尊严麻烦请捡起来,所以说狄大人究竟是怎么日到李白大人的......

武(嗑瓜子):因为阁老气质在那儿。

白(沉痛):往事不堪回首,想当年......

狄(打断):他自己在上面动的。

白(捂脸懊恼):假酒害人!!当时是喝醉了啊喝醉了!!谁知道那酒家往里面搁了药!其实本来是我在上面的!!

殇(懵懂):哦哦..... 

40 之后如何和好?

狄:把他丢牢里去冷静几天。

白:一般过几天就忘了。

狄:有时候去牢里看♂望一下就好了,这个人欠日。

白:顺便一提并不心跳加速只想分手(微笑)

殇:两位......错误示范啊同志们!!!正常不是这么谈恋爱的不要学习!!!

41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白:我们本来就是转世后的恋人啊。

狄:嗯。

武:方舟么......

42 那是希望对方的性别是?

白:无妨

狄:这样就好,要是姑娘,我真会管不住,总不能把她也丢去牢里...

白:.........

殇:李白大人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性别.......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白(笑):他保护我的时候。
狄:无论多晚也等我归家的时候。

殇:对啊对啊这才是正常的谈恋爱方式qwqqq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白(对视):陪他。

狄(对视):让他能一直在身边吵闹。

殇(捂脸):好甜腻啊你们俩我感觉自己好像个电灯泡(倒地失血)

白(微笑):没事。

殇:李白大人......qwqqq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狄:眼睛里不带一点温度看我时。

白:不让我喝酒.......

狄(皱眉):是不让你多喝。

白:哼不醉能算喝酒吗?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白:昙花,一瞬间一眼万年。

殇:不愧是李白大人,文艺爆了WW

狄:...白玫瑰。

殇:哎为什么...李白大人别光笑啊解释一下!

白:就不告诉你~

殇:过分啦qwqqqq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白:自然有。

狄:都是成年人了...

殇:......我竟无言以对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狄:这种情感是无用的。

白:同:b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白:据说大唐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李某心悦狄大人...

狄:但大唐百姓认为我是直的...

殇:综合一下就是,半公开嘛。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白:可以啊。

狄:这种事不是靠说的。

白(拉过人啾咪一下):那么来试试吧。

——TBC

后五十问戳这

刚刚看了篇300热度+......现实的文

作者反正就是说现实这么残酷,聪明人肯定不会选择出柜,然后什么七年之痒什么封建礼教一番言论后就be了

我:......???

感受不到评论里所说的虐而是只想打人,这种题材能不能提前申明啊,突然逆天转折是什么鬼,感觉被强行喂了那啥。结尾还说什么“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开心吗”

我还真不开心,特别是看到评论里有【平日里沉迷看小甜饼就是为了逃避现实的残酷】时,我整个人都懵了,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妹子你不要给同性带大帽子好吗?

不接受很正常,不理解也正常,但是反对这种事我从出生以来没见过;

就拿身边的例子来说,我母亲就是极为讨厌同性恋的人(不用怀疑我们经常讨论这话题),而我是个坦坦荡荡的双性恋,目前半明恋一位少女已经四年,顺便提一下那少女直的不行......在疯狂爱恋着她的日子里我有旁敲侧击着表白过,没有准备真的是一瞬间就脱出口了,事实证明在喜欢的人面前理智都是无稽之谈~至今我都觉得那是自己最不理智的一次;

“如果这是在大学的话,我一定会追求你啊”

“可我是女孩子...”

“啊,我知道”

“但你也是......”

我就这样永久的失恋了,我也不想掰弯她,她身上有我所见过的女性所拥有的一切魅力,我不想改变她一丝一毫;不过也好,至少不影响我生活,现在我们还在同一所高中,天天一起回家(单纯的我等她);她知道我喜欢她,并且“被偏爱得有持无恐”,经常说她全世界就你敢这么和我讲话了啦,可惜我偏偏无可奈何;

从小被发传单长大的我在这个荷尔蒙澎湃的青春期就折在这家伙身上了,偶尔还真是不甘心啊;

无视周遭所有对我的爱恋只为毫无回报地待在你身边。

说不定我骨子里也是不理智的呢。

这才是小青年啊能不能不要把他们搞得不需要尝试好像被压迫得挺不直腰一样的,背景不丰满就突然悲了真的超诡异啊

之前在我在收到妹子情书时,还是我母亲帮我出的主意,她反感同性恋,但不觉得那女孩做错了什么,她嘱咐我要坦然地告诉那女孩“你很好,我很喜欢你,所以我们一起好好学习考上好高中吧”;我当时就对众说纷坛的所谓【社会反对同性之间的感情】的观点产生了初步质疑。

因为我们大多数还是活在水晶花园里的孩子,不要随随便便就相信其他人的话啊。

“同性之间很恶心啊”我的身边有很多人这么说,不过他们都同时表示,自己不理解但绝不会干扰别人,即使真的在身边发生了,也不会阻止歧视。

当然这和人物个性当然有关,不过我看的那群家伙可是比我还勇敢很多的啊

文学中,总是把人类活动的一切表现形态搬到舞台上恣意演绎啊。包括这种大多数人不太理解的爱恋。

你不把同人当文学,可我当,了解一下?

你认为我把文学当什么啊

反正我就是被戳到雷点(自以为是的言论)瞎bb一下


说真的,这种现实题材”拜托能不能提前申明啊

这个号干脆以后就放文评算了

【蓟司】蒙眼


梗主要是这张图

我从不知道你俩还会幽会....司喝的是茶,大概是未成年人不能饮酒

这对cp不知道为何给我一种大人组的感觉,明明司这家伙是一朵古怪的小白花嘛,虽然给我一种一看到他就觉得乱了分寸的感觉,传说中的白切黑???他的身体一定很软吧(胡言乱语)

而蓟总帅却给我一种黑切白的感觉......他小时候真的好可爱啊

我不管因为喝醉了随意OOC!!

第八字母慎入!!

应该是双向的。绘里奈需要个后妈。


是夜。

大概是品了点醉人的红酒,让司瑛士觉得华美的黄水晶吊灯与面前人的轮廓也有些朦胧的醉人,如阳光刺目的破碎的光圈直直撞进如鸢尾花般忧伤的浅色瞳仁里,失焦

“你知道,你的追求我不感兴趣。”那双漂亮的桃花眸微微上挑,唇角漾出品出的红酒般醇厚而甜蜜的浅笑,撑在桌子上,他醉了,“不过我没理由阻碍蓟总帅就是了。”

身前的人似是笑了,笑得非常迷人英俊:“这样就足够了。”

这炫目的笑容惹得司的体温再度拔高了些,修长的双腿交叠着,领口下裸露的莹白锁骨泛出情语的粉,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衬出更诱人的橘色来,湿润的舌尖舔拭着淡白唇瓣喉咙一涩,小声地哽咽,似是在邀请。薙切蓟饶是定力极强,竟也一时无法移开目光,不得不说,这位学弟被上天特地眷顾的五官作为男性来说过于精致美丽了。


“不好意思,我酒量不太好。”

银发的他浅浅笑着,声音如大提琴般低沉而充满磁性。

“那酒品呢?”

在刀口浪尖常年行走的蓟也继续品着红酒,不动声色问道。


在成人社会中,这可以算是即为露骨的撩拨话语了,但薙切蓟还是要试探一下司瑛士,或许这位不谙世事的小学弟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代表着什么。薙切蓟调查过司瑛士,并且调查的很全面,毕竟司瑛士的身份特殊。他知道司瑛士有双重人格,平日里不爱现身是因为身为完美主义作者的他非常之[丧],而一旦提及料理时,就会呈现出王者风范。

而且,他是很干净的。

可现在无论怎么看,这是一种非两种人格的临界状态——

夜色美得惊心动魄。


“也不太好呢。”肯定的答复。


注意到身前人的眼神已经完全黏到了自己身上,司笑得便很满足起来,发出战栗的细微笑声,然后伸出纤长漂亮的手指开始缓缓解开领带与袖扣......

——每个厨师都是玩火的高手,我说的是多方面的。

被薙切蓟一下抓住手腕直接扯进坚实温暖的胸膛,司刚想抬眸,就被一副宽大温热的手掌捂住了眼睛。

那双手的温度,像是羊的背脊在烤箱里加热了28分49秒一样。会渗透出甜蜜来。司下意识地想。


阿佛洛狄忒,要和我共度夜晚吗。”掌控者轻咬着他的耳垂,用充满磁性的沙哑声线低低念出从海中的泡沫中生出的爱,美和欲望之神的姓名。

阿瑞斯......夜已经深了。”他笑,语稍里带点恶劣与幼稚地回复他。然后脸颊就红了。

司大概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也会说出这种话来,像是置身于荷尔蒙弥漫的梦境中,有些不受自主意识的控制了。很难说明是清醒还是不清醒。

说真的,刚开始他只是开了一个难得的玩笑。一切的开端仅仅是玩笑。可发展却渐渐脱离了他的掌控。

有什么奇怪的情绪从心里发芽了,并且一瞬间长得很茂密。

心里想着不能把一切全都赖在酒精头上,结果最后还是做了。红着脸这样做了。


慢条斯理地脱下风衣后,抱着少年走向包厢的角落里,监控器的死角。

单手将扯下松松垮垮的领带并系在少年眼睛上,虽然之前表现得很成熟露骨,但一躺在床上任谁都能感受出身下的人是干净的。

一只手顺着柔韧的腰间往上滑,一只手禁锢住少年不安分的双臂,被吻得七晕八荤,半强迫的情爱意味。

无论触碰哪里都会引起一阵颤抖。

口腔里的酒味很浓郁,蓟总帅知道司瑛士可能只是单纯的喝醉了。不过即使对象是司瑛士,但被这样撩拨还不做出行动的话就不算是男人了。不算是凌厉果决的薙切蓟了。

湿润的银色发丝与汗水在黄色灯光下闪烁出动人的光彩,黑色的领带与粉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酒精让他的温度很高,抱起来很舒服。

也该到高潮了。

身下的人被压至墙角,整片光滑的后背紧紧贴在冰冷的玫瑰色墙壁上,有些不安地扭动了一下。

湿润地被顶住,对这方面一片黑暗的少年终于是露出一丝怯色,似乎能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但又因为被蒙住了眼,惊惧被不做声地安抚了。

“哈......嗯啊............为什么......要....蒙住眼睛?”

男人带点温柔地低低笑道。

“你太爱害羞了。”

——直到现在这才大概不算场哑剧


第二天早晨。

薙切蓟望着司瑛士震惊而慌乱的羞耻模样,在心中揉着眉心无奈叹道果然和自己预想的一样。

“事已至此,都是成年人了,不如以成年人的方式解决如何?”蓟坐起身尽力维持着自己迷人的笑容,咬着重要的音节,以至于内心则是在疯狂暗附。

你这家伙身为酒精白痴就不要喝酒啊......!

“唉......唉?我才17岁还没成年的QwQ”腰部极为酸痛且对昨晚只有模糊印象的司瑛士红着脸紧紧攥着被单,一边回应着自家前学长,一边咬住嘴唇努力分析着现在的状况。

  • 一大早上起来发现自己躺在校长床上怎么破?!在线急,等。



注:

阿佛洛狄忒(Aphrodite):爱,美和欲望之神;从海中的泡沫中生出。爱情女神,宙斯与迪俄涅的女儿。最美的女神。 她的甜言蜜语能骗倒所有神和人。她很爱笑,魅力无边,智者也会乱了分寸。

阿瑞斯(Ares):奥林匹斯诸神中,战神阿瑞斯是最招人憎恨的,他被形容为“嗜血成性的杀人魔王以及有防卫的城堡的征服者”。他是力量与权力的象征,嗜杀、血腥,人类祸灾的化身。

两人为情人

【食戟之灵ova】远月十杰篇













笑死我了这个人怎么和小奶狗一样啊......

大家怎么哄都没办法,只有学姐拍拍头才能好,明明长着一张高冷脸哈哈哈......

可爱,想......


PS:b站里是没声音的,建议去优酷看

再再PS:一色学长穿上衣服后真的很苏啊

1 / 8

© 下年君 | Powered by LOFTER